• 首頁
• 族群和諧、多元文化
• 照顧移民、社會公義
• 保障人權、普及教育
• 世界和平、人道精神
• 人類健康、輔助醫療
• 環境保護、永續資源
• 國際合作、社會繁榮
• 榮譽與肯定
• 三十年如一日,
   始終回饋社會
• 真誠推薦
• 新聞室
• 聯絡美森
 

2004年9月25日 大華商報

健保改革思路之二
樂美森:中醫納入健保利國益民

作者簡介:

樂美森(Mason Loh):御用大律師,從事公司法及商業法方面執業律師20年,并曾任教於UBC大學法學院。自1997年始,任BC省中醫藥及針炙管理局主席,領導進行統一職業規範、制定行業條例、頒發首批執業中醫、中藥及針炙師相關資格規定等。他還在 1994至 1998年間任本地華人社區服務性機構中僑互助會主席。目前仍兼任多項社區職務及商業、慈善團體的顧問。2000年獲溫市志願者領袖獎,2002年獲英女皇全禧社區服務獎章。2000聯邦大選曾為自由黨候選人。本文為樂美森個人意見。

(一)

健保課題很大,涉及面廣,如何改革、怎樣開展並不容易。而健保課題中,我想著重先談一下經費問題,因為這是短期內最關鍵的一點,誰也迴避不了,各黨各派各種觀點都不能不涉及。比如,這次聯邦總理與各省省長的健保高峰會,總理本來不想先談經費,想要先談原則、管理制度及改革措施,但省長們不放過他,群起圍攻。從省裏的立場看,經費沒有解決,就不可能談任何有意義的改革,省裏的當務之急是拿到充足的錢,否則無法解決目前存在的問題。只有把捉襟見肘、入不敷出的問題解泱了,然後才能談改革。中央的立場則是要省裏先討論改革方案,然後再拿出錢。雙方出發點不一樣,看問題的角度不同,要求也不一樣。從以往情況看,聯邦應負責醫療開支的百分之二十五,但近些年卻一減再減,只有百分之十幾的份額。省裏要求聯邦恢復到原來的撥款比例,從情理上看,省裏的要求並不過份,因為省裏承受的壓力最大,矛盾最尖銳,只有先把經費問題解決好,才可能有時間去談長遠的改革和解決方案,否則就是紙上談兵。這次會議出來的實際成果還是集中在經費分配上,制定了未來十年的聯邦撥款計劃,多少緩解了各省的一些很緊迫的實際需求。

其次,關於制度的改良。如果要兌現馬田總理的競選承諾,輪候,就必須在制度上想辦法,集思廣益。醫療儲蓄帳戶當然也是一個方案。從一定角度看,它有其有利之處,其激勵機制有助於改革。不過,這一方案可能不容易被採納和通過,因為它與加拿大多數人的價值觀不協調。最近二十年來,很多的民意調查都表明,多數人認為加拿大的醫療制度比美國好,公費醫療是加拿大最值得驕傲的制度。在加拿大,窮人比在美國得到更好的照顧,因為那里有幾百萬人完全無醫療服務可以依靠。至於我們的制度,其優劣可以展開討論。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,為了給每個人以照顧,長期以往,導致整個服務質素下降,引起人民不滿。現在大家的共識是,現行醫療制度的確需要改善,有的認為小改即可,有的認為要引入私營,或者公私雙軌。我個人認為,公費制度能照顧到普羅大眾,而且服務質量很高,當然最好,但問題是否能做得到?現在的情況是每個人似乎都可能接入醫療服務,但服務卻不夠好,有時甚至等於沒有。

(二)

我還想指出的另一個問題是選擇的問題。在我們的現行制度中,由於檢查及手術輪候時間長,又沒有私家診所,一些有能力的人士只好到國外去醫治,這對國家其實是一種損失。對病人而言,由於沒有選擇,只好承受旅行、住宿的多種昂貴費用和體力精神上的奔波勞苦,對病人而言也不公平。所以,現行制度中有些東西是應該改革的,一是改善服務,一是提供多一些選擇。不過要實現這樣的改革,前提必須是不影響所有人平等接入公費醫療的權利,不能損害到病人的利益。

比如前些時候的醫院罷工,造成5000多個手術延誤,最後也有靠私營診所,由公家給錢,解決了這個問題。因此,實行某種程度的新嘗試,在改革過程中不會導致兩極分化,能夠照顧到一般大眾的利益,甚至服務得更好,就容易得到多數人的支持。而且,現在並不是少數人要改革,而是多數人都認為需要改革,這就會給改革一個好的推動力。改革速度預計將會比較快。

(三)

第三,也是我很想強調的一點,引入異類醫療現行醫療體制來說十分有益。在另類醫療中,中醫佔了很大份量,它們幫助醫療制度更有效地照顧人民的健康。中醫的預防、保健作用很不錯,成本又極低,可以極大降低政府醫療開支、減少輪候時間。對中醫中藥列入健保體系的前景,我個人是樂觀的。因為從政府的立場看,決策層能否認識到中醫的重要性並不十分必要,首先是需求市場。比如為什么中醫能在BC省得到承認、BC省成為北美第一個承認並加以管理、頒發執業資格的地區? 這並不意味看BC的決策層就比其他地區更瞭解更能接受中醫的意義。當然有所認識是好的,但不是必要條件,因為病人在用,有這個需求。目前BC省共發給中醫師、中藥師、針炙師等中醫藥執業人員的執業資格在1000名以上,他們的診所完全自負盈虧,病人包含了各個不同族裔。所以,引入健保只是時間問題,相信慢慢地中醫藥的作用會被更廣泛的主流人群承認和接受。錢學森先生曾說過一句話:“當中醫、氣功、特異功能被人類所真正瞭解和應用時,將是科學的又一次飛躍。

現在回到我們的第一個問題,我們說醫療經費是關鍵,現在看起來聯邦和各省達成了協議,但每隔幾年又會面臨同一個問題。因為人口老化、通脹、壽命延長、儀器與技術、藥物的更新,醫療成本只會越來越高,而政府卻不能夠無限地增加撥款。而如果保健、預防做得好,人類健康從根本上得到提高,這才是真正減少醫療負擔的最佳途徑,控制開支的最好辦法。目前中國的中醫發展與西醫已經完全接軌,中西醫結合,起到很好的作用。對西方醫學來說。可以借鑒中國的經驗,不必從零開始。如果能接受中醫另類療法,對人民健保會很有幫助,在很短時間內就可以取得成效。反過來,西方科技的發達又可以用於中藥的開發、研製,配合中國內地的中醫藥的發展,就會中西合璧。

如果有一天中醫引入健保體系,有些病人可能選擇先看中醫,有需要再看西醫,這可能對整個公費健保制度有利,不僅可能可以節省醫療資源,而且無論是診斷還是治療手法,也可能減輕病患的痛苦。所以,中醫納入健保,是益國益民,也是東方文化補助西方不足的一項好政策。